首页 > 渔获战报 > 路亚战报 > 正文

长寿湖疯狂的路亚 连中三条米级大翘嘴

381490646   钓鱼人   2015-06-20 16:12:05
上午没事,例行到银陵户外路亚俱乐部去喝茶聊天。只见王总和阿文在桌子上清理假饵,特别是王总和阿文都有个习惯,每次路亚回来都要把用过的饵检查一遍,以免下次路亚中鱼时不出纰漏。我前脚刚一跨进门,这伙计就对着我说:“老程,你看我昨天钓的17斤的大翘壳,好安逸哟”。当我一眼看见手机上的图片时,突然感到十分地震惊,多年没有发现的野生巨物,竟然被这伙计路亚钓到。为了搞清楚事情的原由,我且叫他慢慢地道来。 原来也是一个玩路亚的朋友告诉他,今年是长寿湖水位最干枯一年,已经有七八年没有出现象现在这样枯的水位了。由于这段时间正好是重庆地区暴雨季节,加上又是翘壳,鲤鱼,草鱼的板籽产卵时间。所以在长湖的入水口的河段,水流踹急,水草茂盛,成为了鱼儿的追逐繁育之地,也是路亚爱好者向往的地方。今年不知何故,突然对路亚钓鱼开放了,每人只要向长湖浩湖渔业有限公司交30元就可以路亚了,原来交30元钱也是不准许路亚的。既然是这么回事,马上邀约几个朋友第二天早上5点直奔长湖。 没有涨水之前的小河。 长湖收费人员划船而过 还是长湖收费人员 记得第一次到长寿湖路亚已经是三年以前的事了,几个玩路亚的朋友约好到长湖去路亚。在没有搞清楚钓鱼位置的情况下,一辆得利卡载着我们七人哈戳戳[傻乎乎]的直向长湖奔去。长寿湖是重庆市最大的湖泊旅游风景区,六、七十年代长寿湖就已被列为四川省的十二个著名风景区之一和重庆市十佳旅游风景区,1997年命名为重庆市新巴蜀十二景之一“长湖浪屿”,已纳入“魅力重庆一日游”旅游线路。长寿湖是“一五”期间重点工程狮子滩水电站拦河大坝建成以后而形成的人工淡水湖,水域面积65.5平方公里(约10万亩),库容10亿立方米,是我国西南地区最大的人工湖。203个大小岛屿星罗棋布,湖湾岛汊交织,浅滩成片,建有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栖息着42种鸟类、28种水禽。野生鱼类资源丰富,所以一到节假日,到处都是钓鱼的人。 由于对钓鱼的位置不熟悉,几个家伙直接把汽车开到了岛上的一所宾馆停好,拿出竿竿别上假饵就向湖里抛投,整到10点大家都没有着。这时一条小船划了过来,划船的伙计提醒我们说;你们这种爪鱼是不允许的哟,隔一会有两个穿红背心的巡查人员划船来了,不但要把你们的竿收缴了还要罚款,严重的还要拘留。尼玛搞没有搞错,传统的用钩爪鱼和路亚钓鱼有着本质上的差别,这怎么会是爪鱼呢。对于一般的巡查人员不懂是不奇怪的,最高的管理层如果不懂路亚钓鱼,制定这样的管理规定真的让我为他感到悲哀了。国家法律并没有规定路亚钓鱼违法,而是作为一项健身运动在开展。为什么全国路亚钓鱼大赛在四川而不在重庆举办,答案就十分清楚了。既然权比法大,路亚钓鱼还会产生这么严重的后果。所以我们几个赶快开车走人,离开这不想离开的路亚之地。 2013年长湖路亚 为了抽烟,泥巴陷到大腿间,当然这也是2013年。 这肯定是2015年的,先来一张镇楼。
 
三年以后的今天,当我再次到长寿湖路亚时,眼前的它让我既感到熟悉又觉得陌生。熟悉的是在95年我曾受领导的委托,多次带老外到长寿湖游览参观,给我的印象它是美丽的,美丽得就象是一幅幅漂亮的风景画,使人流连忘返。陌生的是三年后的今天,会不会重现当年不准路亚的情况,我不得而知。当我们两个车冒雨赶到钓鱼的地点时,我再一次问阿文确定准许路亚钓鱼时,悬着的心才踏实了。 靠近河边有一个不大的坝子,边上一个简陋的小屋。坝子上早已经停满了小车,真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王总,阿文,老杨,老袁和我五人收拾好装备,拿起竿竿,脚踩稀泥,扑爬连天的向河边奔去。河面不是很宽100多公尺的距离,只见河面上到处都是鱼在板动发出的巨大水花和炸水声音。说实话我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这么壮观的场面,它使人精神振奋,热血涌动。河边几个好的钓点早已经站满了人,而且好多还是站在水里淹到大腿处向水中抛投。 王总和阿文两人乘船到河对面去了,我们三人分开各自从下游往上游沿着河边抛投找点。突然手机响起,是老杨告诉说他中了一条7斤左右的草鱼。河边有一片沼泽地,已经有点陷人了,我前脚一踩下去哪晓得格老子越陷越深,一下淹到膝盖以上而且不能自拔,右脚向上一动左边的脚就往下陷得更深,两只脚与地面接触的面积怎么能够承受100多斤的体重。见此状况我赶紧把右手的鱼竿向不陷的地方抛去,为了增大接触面积减小压强,两只手掌撑在泥巴上,手脚并用费了好大的功夫,才从泥巴里面脱离了出来,尼玛裤子上面已经都是泥巴,不是屎也是屎了。 惊魂未定,赶快离开沼泽;小心翼翼,不敢冒然强行;一路试探,沿着河边抛投。雨还在不停地下,离我上面不远的地方也有一人站在水中路亚,好像是王总的哥哥。突然我手中的竿子被一股巨大的拉力所牵引,线杯被鱼线拉得不停地转动发出吱吱吱的声音。我习惯地叫了一声;''有了'',只感觉水中的鱼比长江10多斤的鳡鱼的力道还要大。手中的鱼竿已经弯得不能再弯了,不论我怎样摇轮收线,鱼儿始终不出水面,一直要线。一时心急,腾出左手把卸力再次调紧和鱼对拉了起来,老袁见状赶快跑过来帮忙,突然手中的竿子一弹尼玛鱼脱钩跑鱼了。 虽然鱼跑了,但是和巨物博斗的感觉是那么的过瘾,那么的韵味深长,品味到了真正巨物的感觉。前方一条小船径直地从上游向我划来,是两个穿红背心的巡查人员过来收管理费,钱不多30元。除了花白鲢不准钓以外,其它的鱼类不论你钓多少都是不再收钱的,你尽管拿走好了。当我接过票据,他们问我钓到鱼没有,我说还没有。小船刚一转身,突然手中的竿子一紧,摇轮收线,一条漂亮斤多的红尾被我提了起来,船上的人说;‘‘你看你一交了钱就钓到鱼了’’我开玩笑回答;‘‘是的,格老子鱼它也喜欢钱’’。 雨还在不停地下,河水不停的上涨。站在水中除了上面衣服是干的以外,下面穿的裤子已经是全部湿透了。左前方王总的哥哥又中鱼了,只见他的竿弯得好似一张弓,前方10几米远的水面出现一团巨大的水花,当第二次出现水花后,一切显得是那样的平静,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我知道他和我一样也遭跑鱼了。我刚刚把第二条2斤多的翘壳扣进鱼扣放到水里,阿文从河对岸打电话来询问鱼获情况,我说我整到两条小的,他说他已经整到三条米级翘壳了,从电话中可以感觉到他是多么的兴奋。 而我们公认的路亚高手王总只外挂了一条鲤鱼。什么叫运气,这就叫运气。三分技术,七分运气还不能说没有道理。在我第二条鱼起来后大概20几分钟左右,右手旁边的老袁也中鱼了,从他手中鱼竿弯那么大的弧度就可以看出这鱼肯定不小。他和我持竿的方向恰恰相反,他左手持竿右手摇着轮子说,这条肯定比你刚才那条鱼要大。我放下鱼竿取出控鱼器赶快过去帮忙,当他好不容易将鱼拉到边上时,格老子真的好大一条翘壳,最起码长度在一米以上。鱼的下嘴唇好厚,我第一次把控鱼器全部张开根本无法伸进鱼嘴巴去,第二次从下嘴唇的侧面才把控鱼器伸进了鱼嘴巴将鱼提了起来。 米级--真正的米级,把个老袁高兴得差点眼睛都睁不开了。此翘壳经测量,长1,10米,重7,6公斤。刚刚把鱼扣上放到水中没有多久,从上游方向走来两个打着雨伞的妇女,她说刚才看见我们钓起来了一条大鱼,问我们卖不卖。我说我们钓鱼从来不卖。过后才听二哥讲专门有一些鱼贩子在河边收大翘壳鱼,每斤价格50-60元。听船老板讲,前几天鱼获好的时候每天大概有1000斤左右的鱼被钓起来了,这就是疯狂的路亚带来疯狂的结果。由此可想而知,长寿湖的鱼类资源又是多么地丰富。 晚上,我给二哥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我们在长寿湖的路亚情况。叫他最好去体验体验路亚米级翘壳的感受,八年难得遇到的枯水期,这种路亚钓鱼的机会难得,时间只有短短几天,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几句话把个二哥说得心里痒痒,恨不得马上拿起竿竿就去搞整。第二天早上四点准时出发,雨还在不停地下。重庆的梅雨季节时间都比较长,不下个十天半个月雨是不会停止的。所以除了二哥走时忘记带雨衣以外,我们四人都是有备而去,做好了在雨中路亚的准备。沿着高速公路前行了40几分钟下道,在小镇上吃了面条以后,三辆车继续向目的地开进,5点30分左右到达目的地。 河边好的钓点早已经站满了人,我们五人决定乘船去河对面到昨天阿文的位置。河水猛涨使河面宽了好多,水流的速度也快了,船老板刘二娃加上我们五人已经使小船不堪重负,船的舷则与水面最多只有10几公分高,如果再多一个人肯定是十分危险的。小船突突突地向对岸开去,好多鱼儿受到惊吓跃出水面,已经有两条5--6斤的白鲢跳到船舱被刘二娃用木棒敲死了,估计这伙计中午又有水煮麻辣鱼吃了,你说他安逸不嘛。 船一靠岸,五个人选好点拿起竿竿,挂上假饵就往水面抛投,河面上到处是渣渣草草,抛投了几次没着,再次将18克的鱼拓米诺抛出去大概50几米往回摇轮收线时,手上感到顿了一下立即摇轮收线,突然看见线已经松了,好像是鱼跑了。马上准备把线收回再抛投时,鱼线怎么不向下游而去而是向上游而去呢。当我醒悟后马上摇轮收线时为时已晚了,这次鱼是真正的跑掉了。原来鱼被钩住后它不是向对岸逃窜,而是对着向我冲来,所以绷紧的线突然一下松掉,然后鱼向上游逃窜时脱钩了,事实证明我被聪明的翘壳又一次戏弄了。 小船不停地载着人过来加入到我们这个钓点,原因是昨天阿文疯狂的路亚惹下的祸,所以都挤到一起来了。为了安全起见,我和阿文,老袁三人决定乘船去下游另外找一个钓点路亚,只有二哥和老杨还继续在原地路亚。新钓点很不理想,是个洄流,抛投出去的饵每次收回来上面都是渣渣草草,此地肯定不能久留,我叫阿文把船叫过来,哪晓得刘二娃吃饭去了。这时只见上游的二哥可能中鱼了,手中的竿子高高地扬起,隔一会这伙计真的提起白翻翻的一条大鱼。待刘二娃吃完饭开船来接我们时,二哥已经是第二条进扣了。阿文还是到二哥的位置,我和老袁,老杨三人返回对岸,和二哥,阿文他们隔岸相望。 我们这边至少有20多人,因为水涨得太快前面是一片浅滩,全都是站在水中抛投,他们几乎全都是清一色的亮片,经常是被锚底把线拉断,中鱼的没有,丢掉亮片的倒是不少。有一个人亮片锚完了,花50元向旁边的人买了一个,别人还是很不情愿地才卖给了他。为了安全,防止意外事故,加上地理位置不好,我们沿着河边往原路返回。前两天的路亚钓鱼的位置早已经被水淹没,整个河边全都是浅滩,抛投出去的米诺收回来都是挂一些渣渣草草。时间已经要到中午12点了,我用电话问阿文他那边怎么样,他说二哥整了三条,他只整到一条,都是10多斤左右。 他问我们这边怎么样,我说格老子今天我们三个可能要当空军了。整到一点钟左右,小船突突突地从下游开了上来,只见二哥在船上喊我们收竿走人了,只有阿文一人还要继续孤军奋战。二哥拿了10元钱叫刘二娃用背兜把鱼给他背到停车场,加上又跳到船上的三条白鲢,把个刘二娃背得大汗淋漓。一到停车场,我马上给鱼拍照量长度,翘壳长1米。三条鱼最少应该有24斤左右。二哥说还有两条拉脱球了,不拉脱球的话已经是5条的记录了。什么叫运气,这就是运气。第二天听他说,格老子高兴得他差一点晚上失眠了。阿文虽然一个人很晚才回来,除了上午钓到的那条10多斤的翘壳以外,整得再晚照样还是只有一条。 第二天下午我们几个在银陵户外路亚俱乐部喝茶聊天,一说起昨天的战况,都说不好钓了。阿文说他还有一个新的钓点,过一会方林和他一起出发。格老子四川人说不得,话刚一说完,方林就到了。我叫他们先去侦察,明天早上我们在新的钓点碰头。晚上7点左右我给阿文打电话了解情况,他说下午没有着,因为晚上禁止钓鱼,所以只有看明天早上的情况了。由于明天早上3点半就要出发,晚上9点左右就睡觉了。快到11点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原来是川陵来电,他说他和小梁明天也要去。早的时候不说去,刚好睡着了把你吵醒,你说烦不烦人。 迷迷瞪瞪似睡非睡地熬到3点,赶快起来收拾装备出发。今天天气不错,阴转晴。小梁熟悉新的钓点,汽车在高速公路一下道,他在前面带路,我们在后面尾随,沿着乡村小道东弯西拐的来到一农家小院,只见阿文的跑车停在屋前。房主人对我们说,他们昨天没有回来,另外两个年轻人昨天钓到好大两条翘壳下午就走了。我知道她说的是王总和另外一个伙计,他们是前天和阿文一起去的。我知道象王总这样的路亚高手来过两次,多次与巨翘失之交臂,为了不留下遗憾,这种机会岂能白白放过。所以凭着对路亚的执着,终于得到回报,获米级翘壳一尾。 天还没有亮,还好我有一个头灯,大家相互照应,跌跌撞撞来到河边。河边的渡口处全部被矶钓竿竿插满了。趁着船老板还没有来,随便找了个位置抛投几竿活动活动筋骨。河面上到处都有鱼板动炸起的水花,不知何故,大家都没有咬口。对面船上已经有几个人上去了,于是对着对岸一阵大喊,船老板把船调过方向,突突突地向我们开来。船沿着河道向上游驶去,只见沿河两岸到处都是钓鱼的人。行驶了大概有三,四公里路程,另外五个人先下船了,船老板把我们开到上面一个位置说这个地方不错,离开时我要了船老板的手机号码,便于下午走的时候好联系。下船后发现离我们不远的上游有一条大船,船上有两个人在路亚钓鱼,好像是阿文和方林。 由于距离太远不便招呼,站好位置拿起竿竿就向远处抛投,抛投一阵没有着。两个穿红背心的管理人员划着船竞直地向我们驶来,交钱撕票后问我钓到鱼没有,我说还没有。他们说慢慢来,这里的鱼多的是。格老子鱼再多,运气不好还是等于零。下了20多天的雨今天终于晴了,太阳一下子从云层里面窜出来晒死个人。烈日下玩路亚钓鱼的人都是晒得个黑黢黢的,汗水已经从脸上流到脖子了。收拾鱼竿向大船方向走去,果然是阿文和方林两人,两个伙计舒服起的,坐在船上路亚。既然有这么好的条件,怎么能够让他们单独享受,所以我也上去坐起抛投了。 顺便问起两人情况如何,阿文说昨天渔业公司用网打鱼了,鱼受到惊吓,所以他们两个也是一无所获。既然如此,还钓个铲铲,还不如趁早走人,用手机叫船老板把船开来,到前两天的钓点去看看情况。走之前阿文数了一下我们这边和对岸的人数,大约110多人。除了在流水滩有人用虾钓到鳜鱼以外,还没有看见有人用路亚钓起来一条翘壳。 船载着我们五人原路返回,早上和我们一同乘船的另外五个人也要走了,大家都没有着。上岸后,两个车朝着来时相反的方向前行,到前几天的钓点。10几分钟的路程赶到前几天的路亚地点,与前几天截然不同的是暴满的停车场如今已是冷冷清清,今非昔比了。只有一辆车是来钓矶钓的,两个人在河边矶钓,插了近10几根竿竿,我去问了一下鱼情,只有几条2--3两的小翘壳。河里面的鱼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销声敛迹了。刘二娃的小屋里只有他和他的父母三个人坐在一起闲聊,无所事事。前几天疯狂的鱼,疯狂的人,疯狂的路亚,疯狂的鱼获都没有了。看着眼前清静的河面,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真的是山还是那座山,河还是那条河,除了河面宽了好多以外,一切还是依然如故。 那么现在就直接上图: 获鱼后的喜悦 再来一张 米级翘壳,不拿尺量是不行的。 大鱼就应该多照几张。
 
都来照照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