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渔获战报 > 钓鱼日记 > 正文

冬季野钓下涧口水库 形单影只怒擒板鲫

探路者   钓鱼人   2015-11-30 17:47:22
乌沉沉的天空下,来到了下涧口水库尾子的一个小水库。此水库退水严重,已经跟鱼塘一般大小。水库的周围或坐或站,围满了人。左边,是钓鱼的,右边,是钓鱼的,大坝上,也是钓鱼的。 我肩上背着钓箱,手里提着竿包和鱼护包,嘴里喘着粗气,一如负重的老牛。望着水边乌压压的人,一位难寻,我心里不免后悔——早知道就不多睡那一阵了。到处跟人打商量,无果。既来之,则安之,最后寻了个无人区,在泥泞中放下装备。这里没有人来钓,除开钓位泥泞,水浅才是主因。无奈中,我只好拿出了重武器——18尺的御攻。御攻在手,天下我有,鳖位何惧。 水浅,浅到了极致,5米以内能看到水底,钓点水深仅有40厘米。 18尺的竿,19尺的线,除开水深40厘米,抛满竿,钓点离人超过10米远,打窝成为一个需要大力气才能做到的事情。还好,这种长效缓释酒米是石头,使出逃命的力气,勉强抛到了位置。 浅水带来的困扰不仅是打窝,连漂也是问题。这个深度,一般的漂加上子线长度,根本就立不起来。为了应对水情,我把一支49.5厘米的长漂改制成了不到10厘米长的水皮漂,工具就是一把剪刀。 子线自然也短到了极致,只有5厘米。就这样,总算可以愉快地钓鱼了。 尽力将钩饵抛出去,新问题却来了——太远,看不到漂。不过这种小问题,对于师出名门的我来说已经不是问题。师傅说了,把七星漂戳一颗在漂尾上,等于在漂上安了一盏大众车的尾灯——亮瞎! 一切就绪,等着鱼来报到,我环视周边,心里开始画圈圈:你们这些烂屁眼的,多吃多占,我来给你们曝个光,完了再让清塘大队来祸祸你们。 这个老头,一个人打了20来根矶竿。你打矶竿也没什么,插扇形好不好?非要几米插一根,一个人把水深的地方占了几十米,想在旁边挤一根手竿都不许。 这个假武警,丢武警的脸,以为穿个武警衣服就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独占铧尖,7根手竿插一排,旁边还专门打两根矶竿占位置,免得有人挨着他钓。连我在他旁边舀盆水,都说我惊了他的窝子,批垮了半天。他自己起鱼的时候拉得噼里啪啦的,就不怕惊窝子了。把水库当他一个人的了。 中间这个也牛逼,一堆手竿插得跟孔雀一样,他左边那个人说了半天好话,才勉强同意人家在稀泥边下竿,别人一上鱼他就说又把他的鱼钓了一条走。 这一排,10多个人跟打比赛一样,中间唯一有空隙的地方,都是用矶竿占据了的。而画面左边那一溜,唯一的深水区,也被一个渣闹的老头用矶竿全部占完。 算了,懒得计较了,钓鱼本来就是寻欢作乐,不能跟自己心里添堵,我还是把漂看着才是正理。 钓点水面平静,根本就没有鱼,反倒是窝子外面几米远的地方,单泡到处都是。卖蛋炒饭的都来了,我一个鱼都没钓着。理论上,如果我多抽几竿,可能诱鱼效果要好些,但实际上,水太TM浅了,抛竿肯定会惊鱼,所以我只能死守。一个单泡在漂下面冒出来,过了一会,远远地看见漂在横着走,我用力一扬竿,一条二两的鲫鱼瞬间就飞到了岸上。看着水面小小的涟漪,我不禁得意,这种上鱼,绝逼惊不了窝子。 深水区的人在此起彼伏地上鱼,我这里很久都看不到一口,心里更加后悔,早知道起来早一点,占个好位置就舒服了。算了算了,老子明天半夜就来占位置。一个黑漂把我注意力拉回来,扬竿直接一飞,一条板鲫在半空中就脱钩了,然后在惯性作用下继续飞行,掉落在我脚边稀泥里。我兴高采烈地按住了这个空降兵。 哈哈哈,安逸,起码三两! 假武警来了个朋友,把他右边的矶竿收了,撒了十几把酒米,插了5根竿。人以类聚,贱人的朋友果然也是贱人,看见我钓到鱼了,马上就把左边最长那根竿换到右边来,直接在我左边90度横着丢到了我窝子里。我懒球理他,看他样子都是钓不到鱼的。直到后来他一下把钩搭到了我的漂上,把线都给我捞上岸了,我给他说了句:我把窝子让给你嘛。他才把线往回拉了一点。 这个黄棒,用大漂重坠,坠子落水都是“咚”的一声,我估计窝子已经被他频繁抛竿给惊了,干脆不钓了。右边正好有个单泡冒出来,我挪过去试试。记得以前有人发过一篇帖子,介绍过追泡钓,当时我就觉得这种钓法好神奇,有点不可思议。没想到我也有机会钓到冒泡的鱼,我的钩下去没多久,漂就开始横移,一飞,又一个板鲫空中脱钩掉在脚边。 这个安逸,肥得肚子都圆了,肯定是个空姐,必须扑倒。 天色慢慢地黑了,看了看表,还不到五点,周围的人逐渐收杆走了,多数都有好几斤鱼,最多的假武警估计有10斤,我才钓了5个。算了,我也收,明天看哪个瞌睡少。 第二天,11月21号,我5点出门,不到6点就到了,周围一片黢黑。到了水边一看,狗日的矶竿手竿一大排,好位置都占得差不多了。还好昨天跟一个当地的年轻人吹了几句,算是有点夹生的熟人了,让我在他旁边卡了个位置。钓到下午两点多,鱼集体停口了,我还是钓了10多个,全是板鲫,过瘾。 为了出门抢位置,手机都搞忘了,只有回家杀完鱼才想起补了几张照片。 基本上都是这种,霸道撒? 让我卡位置的小伙子跟我说,这个地方的鱼嘿怪,天天晚上都有人下网,就是打不起来,钓了一个多月了,都以为没得搞了,还是天天都有几斤。瞌睡少的兄弟们,可以去试试。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