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渔获战报 > 路亚战报 > 正文

开年长江路亚 一杆击中15斤米级鳡鱼

芝加哥   钓鱼人   2016-01-29 17:19:29
从八月份到如今,整整已空军四个多月的时间了,虽然几乎天天下河,但是运气总是不佳,不光本人如此,所有在长江玩路亚的伙计们都有很长时间没有人中过鱼了。所以我们几个经常在河边所谓的铁杆路亚伙计们,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加上数九寒冬,河风刺骨,早上河边有时人毛都不见一个。年轻人在qq里面吼得凶,真正能够雄起到江边路亚的还是几个老家伙。不过也搞不到两天,都焉蓧蓧的了。气温陡然下降,河风吹得清鼻涕直流,哪个遭得住嘛。冷得格老子连在河里冬泳的都缩了鸡,都不敢下河了,所以江里的鱼儿也无影无踪了。 前几天,王总说方林在涪陵城上游20几公里的蔺市长江边整到鱼了,每天都要路亚到几条翘壳,最多的一天据说整到6—7条翘壳。路亚钓鱼的人都和蚂蟥一样,只要一听到水响,都想去碰碰运气。所以小汤在晚上给我打电话,叫我明天早上6点一起去蔺市路亚翘壳。我给他说;‘‘说不定早就被鱼船电打了’’。这伙计哪里听得进我说的话,一定要叫我去,只好答应他了。 早上6点准时开车出发,加上老袁三个人,毫无目的的沿着江边公路向蔺市进发。具体在什么位置,大家都不清楚,黑灯瞎火的连方向都没有搞清楚,啷个整嘛。本想在车上给方林打个电话,问一下具体的位置,一看时间6点30分不到,人家两口子正是睡得香甜的时候,电话一响岂不是坏了人家的好梦。所以这个电话是千万不能打的,免得别人说我老程不懂事。 既然不知道位置,还不如就近在河边找个位置抛投几竿再说。好不容易在北拱找到下江边的路,停好车,拿起竿竿,走到河边,挂上假饵就向江里面抛投。河边寒风刺骨,吹得后颈子冰凉。大家抛投了一阵,没有一点动静,只好开车赶快换一个钓点。9点左右赶到黄旗一个整了一碗面条。急忙赶到我去年整翘壳的位置,一直到11点都没有见到鱼的踪迹,只好开车回城。 第二天早上在江边路亚,不见老杨下河。8点左右,前脚刚刚跨进家门,突然衣服口袋的手机响起,掏出一看,原来是小陈打来的电话,说;老杨在黄旗我们昨天钓鱼的位置,就只抛投一竿,就是那仅仅一竿,整到一条14,8斤米级鳡鱼一条。这伙计运气好,猴年又是他最先开瓮。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伙计也是有四个月的空军历史,今天终于算是开瓮了。 边上草草太多,小心地溜鱼 被拉到边边的鳡鱼 米级鳡棒鱼 喧宾夺主,先拍一张 真正的鱼获者 路亚圈的几个伙计听说老杨中鱼的消息后,也冒着寒风开始下河了。晚上二哥打电话约我明天也去整,我说这两天温度下降有点冷哟,他说要整鳡棒格老子还怕冷嘛,这点精神都没得还耍个铲铲路亚哟。7点钟天都不亮,加上前两天重庆地区普遍下雪,今年的四九真的有点冷,街上行人稀少,待我赶到江边时,这伙计早就在开始抛投了。 天色渐渐发亮,清澈的江面上没有一点垃圾,河风吹得耳朵有点发痛,我把羽绒服的帽子套在头上,顿时感觉暖和多了。突然,只见边上的二哥竿尖一软,一条白翻翻的翘壳被他轻轻松松地拉到了边上。我赶紧掏出手机拍照,一条两三斤左右的翘壳被他直接用竿撬到岸上,高兴得二哥眼睛都快要笑咪了。也是的,好几个月才中一条鱼,你说他格老子啷个不高兴嘛。 二哥也中鱼了 弯腰看鱼大不大 突然,我感到手中竿竿一顿,力量不是很大,鱼竿一抽没有刺中鱼,跑脱球了。二哥一看说;‘‘啷个的呀’’,我说一条小翘没有挂住。过河船上面的一个人见钓了一条鱼,跑过来问道;是用‘‘路霸’’整的嘛。二哥顺口打哇哇回答;‘‘路霸整的’’,这就是重庆人所谓的‘‘抬花’’,搞得我两个比钓到鱼还要好笑。虽然我没有钓到鱼,格老子也跟到起笑了一场,说实话,这种乐趣也只有在路亚钓鱼中才感觉得到。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