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渔获战报 > 钓鱼日记 > 正文

苏北骆马湖的探钓之行 网箱筏竿猎鱼斩大翘

钓鱼晒黑   钓鱼人   2016-06-14 17:00:17
在钓鱼群里,总有一些人总是在微信群、朋友圈中防毒,惹人犯罪,坏人大约都有同一心理,他们自甘堕落也就罢了,偏偏总想着拉别人也下水。遇到这样的屌人我想论谁都恨之入骨,恨他妈自己过瘾的时候为啥总是不喊上我! 思虑再三,腿长在自个儿身上,不就是跑个江苏,大约也就那么四百来公里。可能有人觉得远,但我想,比起美国来还是近了许多的。再说,到了江苏这地盘儿,苏版的这帮子六毛们怎么说不得酒肉管饱? 就这,置办上一套专业筏钓装备,几人驱车直奔苏北骆马湖而去。路兴奋、激动之情此处不表,诸位都有体会,总之一激动就想拉屎已是常态。经郯城出齐鲁大地,再行不多时便抵达骆马湖之滨,恰逢晚饭时分。连忙联系苏版诸位六毛,齐鲁“钓鱼晒黑”大驾光临,还不速速前来接驾? 哪知这帮子不着调的伙计居然个个推诿,理由呢,无非路远,无非没空,甚至让我再行上百公里去他们之所在!末了,居然异口同声的咒我空手而归。各位看官,您说此等行径如何不叫我黯然神伤、伤心欲绝,绝裾而去、去他妹呀! 无比郁闷的填饱肚皮,寻了一间酒店住下。谁知道竟然彻夜被可恶如破船、大舅哥一般的江苏大蚊子骚扰,四点出发居然三点才得以入睡!这一想起来,更是让我对苏版几毛咬牙切齿,不接待也罢,居然也不提醒老子带蚊香!算了,还是忘记这些不快,表一表鱼事吧。 太阳微升,迎着凉爽的晨风,穿过九曲十八弯的河道,恍然如行在姑苏,只是前方的燕子坞中可有王语嫣等我?穿过密集交叉如迷宫的水道,眼前豁然开朗,终于进入了广阔的主湖,满眼尽是连绵不绝的网箱和围网,各种机船更是川流不息。 抵达钓点附近,船长给了我们另一艘机船后径自离去,重点是可怜的我们均不会摆弄这玩意儿。好不容易打起火来,竟如何摆弄也挂不上档,只得用怠速一点点的龟行。这还得怨苏版那几个宝货,忒尼玛不仗义!摆弄了许久,终于将船靠近了一处网箱,将船固定之后,下杆开钓。 由于第一次使用筏钓轮,丝毫不得要领,第一杆便炒粉,搞了个焦头烂额。谁知解线的工夫居然中鱼,不能不说幸运之极,只可惜不是目标鱼。 连忙一边补窝,一边施钓,可哪个知道竟然再无信号。于是抽出路亚竿各种搜索,直至太阳升至头顶,汗流浃背,仍毫无鱼讯。原来那幸运只是一坨狗屎而已。 希冀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消磨殆尽,失望之情更是愈加强烈。走?太亏!留?真他妈没劲!苏版的那几个东西竟然让我在此备受煎熬,实属不义。据说暑假期间,大舅哥等要来山东做客,届时,我想我一定会带他们去最好的酒店,吃香的、喝辣的。但,我出人民,他们出币!迷迷糊糊的在梦里痛骂着勾引我千里迢迢赶来的那些屌人,痛殴着破船、大舅哥之流,忽闻队友中鱼的欢喜。 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真的有鱼了么?目标鱼,再也顾不得其他,连忙下杆钓了起来。 似乎来了一群翘嘴,大小皆有,一时间高潮迭起,云迷雾里,让人忘乎所以。 而路亚更是一阵小小高潮,期间更是跑鱼无数,让人懊恼万分。 鱼舱里的鱼儿渐渐丰盈,匆忙留几张照片聊作纪念,便全身心的投入钓鱼中去,末了竟才发现精彩图片甚是寥寥。 有鱼的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到了收杆之时。可这贼船,并不是那么好下的,行走了一段竟没油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得以只能任船随波逐流,好在湖泊不比大海,倒是悠悠哉哉毫无怯意。待得船长派人来接,我等已然在湖心漂了一小时有余。 本想修整一夜,再鏖战骆马湖,却终因准备不足,生怕鱼获变质,岂不是如了六毛们之意空手而归?这帮子屌人,哼哼,待得暑假相逢之时,再一一清算!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