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渔获战报 > 钓鱼日记 > 正文

黑坑日久累经验 爆发上岸终有时

碧海扬帆   钓鱼人   2016-06-22 16:41:25
我的第一次涉钓黑坑经历是从讲堂沟开始,讲堂沟是我们当地的一个黑坑钓场,去年五一开业搞比赛有奖励,诱得我第一次涉黑,以为自己很行,信心满满,哪知第一次就剃了个光头,所谓越挫越勇,比别人差哪能服气?自此真是走上了不归路。作钓黑坑大概有十几次吧,钱可没少坑,上岸是一次没有,真受伤啊。去年在讲堂沟钓了有7、8次吧,单空军就有3次,最好成绩也不过是6尾鲤鱼,只抵一半的钓费,一般也就弄个3、4尾,弄得老板都不好意思,免了我2次钓费。作钓经历多了,慢慢体会出一点道道,也就积累出一些知识,技术慢慢就有了点进步,最主要还是小伟传的饵料方法和论坛好友给的点拨,起码今年黑坑就只有第一次空军,后面就再不空了,只是几次眼见要上岸,最后总是功亏一篑欠了点火候和运气,心里不禁盼望何日能真的上岸一回啊? 去年在讲堂沟钓得不好,但有种感觉,那塘的鱼并不难钓,偏塘不大厉害,闻闻钓得好的钓友的饵料,各种味型都有,那就是也不大挑食了,心里想着要再去试试,但五一节与渔哥一起侦察各塘出鱼情况,到了讲堂沟只看到3位钓友,象是要破铺的样子,出鱼不好大家不愿来了?钓上鱼估计也没人收啊。加上今年钓黑坑是一直跟小伟结伴,他跟讲堂沟老板闹过矛盾,再不愿去,所以我也一直没去。 星期五晚上在群里偶然见李哥在聊天,很久没联系了,赶紧跟上打个招呼,两人就开始聊起来,结果就相约第二天到讲堂沟去,一起玩玩,见见面,中午喝喝酒。呵呵,这种相聚方式好,能见老朋友总是高兴的,咱带上2瓶酒。 日  期:2016年6月18日 星期六 作钓时间:07:00——16:30 天  气:晴,20——29度,东南风3——4级,气压1000 钓  场:营海讲堂沟 钓  费:100元/1人1天 作钓人员:李哥、本人 水  深:第一钓点约1.3米,第二钓点约0.9米 线  组:世尚福满天下4.5米,2.5+1.2+6号鲤用,化氏B06 3号(后换池海傲运1号),调10钓2、3目 钓  饵:颗粒粉+超诱(40%)、红薯鲤+鲤之虎(30%)、大鲫终结者+速攻2号(30%) 小  药:红薯膏+果酸、自泡药酒+果酸 窝  料:三元底窝+麝香底窝+颗粒 拍摄工具:佳能 IXUS 265 HS 最终鱼获:鲤鱼18条,约40多斤 本来与李哥约好6点到钓场,自己头晚酒喝多了点,又忘了检查一下手机闹钟,结果自然醒就晚了些,赶到钓场已经6点半,李哥都已经上2条鱼了。 钓位是李哥要老板给留的,用个渔护袋放在那里占着,据说是爆连位,因为离投鱼口最近,而鱼群游散得慢,容易聚来鱼,老板平时都不让人在此作钓。这地方我去年是钓过,水深比南侧深一截,能行? 好歹试试吧,走过去跟李哥说了几句话,就赶紧回来支好装备安装好线组,浮漂也不用调了,上星期用过的,下钩挂铅皮找底定位,先调点窝料抛进去,再开钓饵,先用的是薯香饵,保险些。提上竿子来准备开钓,哪知道竟挂到一条鲤鱼,还溜上来了,李哥跑过来帮抄入网中。鱼情这么好?就有鱼进窝了?精神为之一振,赶紧搞起。 可真要作钓就不是这么回事,连诱带钓半小时才终于出现一个有力的下顿,扬竿中鱼,还挺能挣扎,不过反抗无效,顺利入护。 接下来又是漫长的等待,一个多小时不见动静,李哥此时却打上了连竿,又上了6、7尾。看来钓位不行啊,新放的鲤鱼早游散到别处了,我来得太晚了点,没赶上趟、截住鱼。不再留恋,换位吧。 拿着竿子到李哥旁边试试水深,不想空钩扔进去浮漂嗖地一下就不见了踪影,空钩也接口?赶紧扬竿,原来是鱼来碰瓷啊,刚溜出水面就脱了。我靠,这里的鱼密度这么大啊?赶紧搬过来。顺便把浮漂也换了,迎风作钓细漂尾看得太累。 尽管让手抛窝,但左右人都钓上了,再抛窝影响别人就不道义了,只有撒几把颗粒,然后干散抽窝 浅水就是鱼多啊,诱半小时就有鱼进窝,一个有力的下顿,第3条鱼成功上岸。 也就是三二分钟的事,信号又现,第4尾。 第5尾、第6尾……连竿起来,快当当的。右手的小伙开头在惊叹李哥的饵料这么霸道,这回轮到惊叹我的饵料也这么霸道,哈哈。其实并非如此,小伙既已经钓到4条,饵料就不应该有问题,问题在他不懂诱钓结合,频率没有,饵料也不化,慢守早把开头手抛窝诱来的鱼钓光了。 此时李哥却不想钓了,已经十几条鱼在护中的他与老板是很熟的朋友,也不用交钓费,钓到的鱼也一般不拿走,最多带走三二条,所以来了也就是玩玩。他旁边的钓友原来也是他的朋友,跟他一起来的,被打闭口受不了跑远处去了,这时李哥让位给他,还帮他配了半盆饵料,李哥配饵还是厉害,那伙计坐上去就不断有口,可也不断跑鱼,那鱼跑得,比钓到的还多,4+3的线组,暴力的扬竿方式,死拉硬拽,那不跑才怪呢。 可刚笑话完别人跑鱼,自己也陷入了跑鱼模式,跑鱼都跑得蒙圈了,一天下来跑了没有十尾也有八尾了。小顿口跑,大黑漂也跑,抓第一信号跑,放口再打也跑,跑出心理障碍来了,跑得都不敢扬竿了。失鱼事小,关键还在每跑一鱼就得停口一段时间,惊窝子了,真是郁闷。 这时也反映出自己应变知识还是不足,只是把下钩的饵团沾湿手来搓软搓小,就没想到作其它的调整。当时只想到是不是钩子有点小了?6号鲤用,看是有点小,但以前也用,也没出现这么疯狂的跑鱼啊,只猜想是不是鱼狡猾、吃饵谨慎?来吃饵的是老塘滑鱼,所以难钓,所以来这里钓的人少? 回家后与云烟客有一段探讨,他谈了不少他的心得,认为我调漂偏灵了,应该钓钝些,开头我还不服气地争论,后来才回过神来。其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浮漂调得灵与不灵,并不是自己所认为的,也不是由以前的经验所决定的,而是当天自己遇上了就是与以往不同的鱼情,而不用管它是新鱼还是老鱼,应该改变时就得改变,当时上推三二目浮漂试试不就知道了?另外就是,既然鱼入口浅,为什么没想到往饵料里加点轻麸,把饵料比重调轻点,让鱼更容易吸入?笨啊,思维僵化了。 遇上几次有力的挣扎,应该不是新鱼而是老塘鱼了,除了脱钩,竟还切了一次子线。竿子已经挺起,竿尖也已弓起,手感也没用多大劲,为什么会切线呢?这是才上了一条鱼的新子线啊,又是怪蛋事。 第一款饵料用完,突然想到,既然鱼情这么好,自己去年在这里加自泡药酒一直没钓好,是这药酒味鱼不喜欢,还是跟其它小药混一块才不好的?几天前在渔具店遇上一个长期玩黑坑的钓友,跟他交流一阵,也跟他说了自己配药酒的事,他听说我的药酒里加了一克麝香,就说:其实你不用再买别的小药,就用你的药酒效果就很好了。这时机会难得,何不试试?所以后面就改用了药酒+果酸。 想不到药酒效果出奇得好,鱼口似乎比之前薯味的还多,太叫我开心了。不过这时已到中午,老板大声喊开饭了,李哥也已经先过去了,此时真舍不得放下竿子啊,但舍不得也得舍了,喝酒还是我提议的,酒还在我车上,不能不讲朋友哦。撒上两把颗粒留留鱼,赶紧喝酒去。 坐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也很愉快的,但水中的鱼还是诱人心魂啊,所以一杯白酒还是很快喝完了,不敢多喝,下午还得钓鱼,还得开车回去。他们几个说好饭后打麻将,咱就不陪了,赶紧钓鱼吧。 半小时过去,窝中鱼自然已经散了,又得抽窝诱鱼。好在钓位不错,半小时后又开始有口,可惜的是第一尾鱼还是跑了。继续战斗十几分钟之后终于成功钓上一尾。 但下午的鱼情又与上午有所不同,闹小鱼了,大顿口黑漂,扬竿却是空枪,坐李哥钓位的朋友也出现同样的问题,应该不是鲤鱼口吧?可惜没有钓钝一下试试。下午跑鱼倒是少了,但鱼获也是不多,只钓到4尾。 坐了李哥的位置,用了李哥的饵,尽管跑鱼多多,但鱼获是不错的,大概要拿到市场上去卖了。 最终收获18尾,40多斤了,算是完美上岸,终于赢了一回合。如果早晨不是坐错钓位,如果跑鱼能及时想到好的调整办法,如果不是中午喝酒断了窝,那今天的战果就大不一样了。欣慰的是自己终于摸到点黑坑饵料的配制方法,水夫教泡的药酒真的有用,在此谢了,谢谢那些指点过我的朋友们! 但老板这回又没有收我的钓费,本来事先已问了有没有人来收鱼,老板说有,中午吃饭时我就说了,等下午收鱼的人来卖了鱼把钱给她,咱可不能白钓人家的鱼,结果又没人来收鱼了,人太少,能收到的鱼太少,不值当来,终于出现我所担心的问题。那咱也不好把鱼拿走,只取3条送朋友尝尝,其它的又倒回塘中。所以钓黑坑真要找人多的,打听清楚确实有收鱼的,要不越爆护就越麻烦啊。
salon36